Home 汉语天地 漢字音形之间的关系

漢字音形之间的关系

103

作者:黃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168651/answer/143639955
来源:知乎

諸君已說的很多,鄙人只是有關漢字音補充一點(多參考傳統章黃小學),僅供參考。

漢字有六書之分:象形、指示、會意、形聲是造字原則,假借、轉注不是造字原則,僅為運用時的方法。四種造字原則又可按黃季剛先生說分兩類:

無聲字:象形、指示、會意,這些沒有表字音的聲符
有聲字:即形聲字,有形符與聲符

而形聲字的聲符的來源歸根到底還是無聲字一類(即象形、指示字,會意字本身可以拆成象形、指示字)。

如: 蒔,從艸時聲。

時,從日寺聲。

寺,從寸ㄓ聲。

ㄓ(即之),指事。
這裡「寺、時、蒔」都是形聲字,「ㄓ」是指事字,非形聲字,也就是無聲字。即這個「ㄓ」無聲字是「寺、時、蒔」最原始的聲符,又稱它作「聲母」,「寺、時、蒔」這些形聲字都是從「ㄓ」這個聲母孳乳出來的,稱作「聲子」。

形聲字的聲符有兼表意和不兼表意:

聲符兼意:這是主要的情形,段玉裁先生在《說文解字注》裡提出「聲義同源」、「凡形聲多兼會意」之說。聲符是記錄語言的,不少聲符的意義從某一種共同的語音形式,傳統訓詁學稱它為「語根」。例如:泓、洪、鴻、宏等這幾個字都讀作hong2,而都具有「大」的共同含義。又如沈括在《夢溪筆談》裡所說的:「如戔,小也。水之小者曰淺;金之小者曰錢;歹之小者曰殘;貝之小者曰賤」。

聲符不兼意:如模擬聲音而命名的動物「雞、鴨、貓、狗」,擬聲的「奚、甲(古音類似ga)、苗、句(古音近gou) 」,音譯的外來語如化學元素「鈾(Uranium)、鐳(Radium)、鋅(Zinc)」

如 @思读墟士 所提,形聲字與聲符的關係有以下的情形:
(一)聲韻畢同:牲 與 聲符 生 都是所庚切,古聲與韻都相同

(二)聲同韻異:思,《說文》:「容也;从心,囟聲。」按:思,息茲切,古聲心紐,段玉裁古韻一部(之部);囟,息進切,古声心紐,段玉裁古韻十二部(真部)。

(三)聲異韻同:胡 ,《說文》:「牛顄(han4)垂也;从肉,古聲。」按:胡,戶孤切,古聲匣紐,古韻五部(魚部);古,公戶切,古聲見紐,古韻五部。

(四)聲韻畢異:妃 ,《說文》:「匹也。从女己聲。」按:妃,芳菲切,古聲滂紐,古韻十五部(脂部);己,居擬切,古聲見紐,古韻一部(之部)。聲韻畢異。

第一種 聲韻畢同的形聲字比較少。多數是二、三種的情形,主要是因為歷史的音變所造成的。這也是形聲字成為推知古音的一個線索(例如反應該讀成版、板等的重唇音,即 [f-] 的聲中古或更早以前是讀 [b-]、[p-] 的),另一方面也就是形聲字是表意的同時有表聲的成分。置於第四種情形,這個現象據黃季剛先生解釋是「無聲字多音」:

1.形象相同而取意有別:文字初造的時候,本就是依照外界事物的形象而描寫,但文字非一時一地一人所造,往往不約而同的造出相同的形象,但同一形象而其取意不同。例如「︱」字,《說文》:「︱,上下通也,引而上行,讀若囟,引而下行,讀若退。」這就是可能在造字時,甲地之人造「︱」,而賦予「下上通」的意義,給它的讀音為「古本切」(今讀gun3);乙地之人由下往上也造了一個「︱」字,形象相同,卻賦予「上進」的意義,讀若「囟(今讀xin4)」;丙地的人由上往下也造了一個「︱」,卻賦予「下退」的意義,而讀若「退(今讀tui4)」,等到後世文字統一,於是同樣的「︱」的形體,確有三音三義,這是無聲字多音的重要理由。

2.形近而訛:這指造字的時候,原本就不是一個字,音義也不相同但形體相近,後人不察而合為一體,於是造成多音現象。例如「皂」,《說文》原釋本義為「穀之馨香也」,讀若「香」,另外有「皁」字,《玉篇》說義為「色黑也」,因「才老切」(今讀zao4),這兩字音義原本不同,但因形體相近,後世「皁」則訛寫作「皂」,如「肥皂」,於是「皂」便有二音二義了。

3.假借:古代的時候文字少,所以多文字假借,因此也造成多音現象。例如「屮」,《說文》釋義為「艸木初生也」讀若「徹」(今讀che4),可是在古文裡也經常假借為「艸」所以造成了「屮」也有「艸」(今讀)cao3的讀音,於是「屮」便有二音二義了。

4.省聲的形符與他字相涉:由於「省聲」是簡省聲符的形體,而簡省的形體與別的字相同,造成字音的混淆,而形成多音現象。例如「頨」,《說文》釋本義作「頨妍也」並從「翩」省聲,讀若「翩」,可是因「翩」聲省作「羽」之後,後人則從「羽」的音讀而讀作「王矩切」(yu3),而造成「頨」有二音的現象。
因為無聲字在多義之中,其常用義的音,多保留,而罕用義的音則逐漸湮滅不傳,於是造成因無聲字多音所孳乳出來的形聲字,最後進有如:「己:妃」、「其:斯」這類形聲字與聲符的聲韻關係不和諧現象。

綜上所述,其實漢字是一個形音義三者的統一體,不能分割而單論某一部分。雖然形聲字包括假借、部分轉注的運用的確與聲相關,但是漢字多半還是表意為主(因為形聲字的聲符也多表意)。西方文字以字母為主,單個字母沒有獨立的含義,必須要組成一個音節後才有了某種意義。所以才說漢字是表意文字系統,西方的文字是表音文字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