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漢語天地 新書試讀:漢語讀音

新書試讀:漢語讀音

1310

(本文摘自《漢字與文言文設計原理》,李旭彤著,待出版)

2.3 漢語讀音

2.3.1 漢字讀音的歷史沿革和特點

目前記載中最早的漢語讀音是雅言。雅言很可能是文言文和漢字的讀音,與文言文和漢字一同來自於一個高度發達的文化或神界,被華夏先祖所引入,是一種優美完備的語言讀音體系。

這種雅言由夏繼承,就是夏言。 「雅」、「夏」古代互通的例證很多:《左傳》「公子雅」,《韓非子》作「公子夏」;郭店楚簡《孔子詩論》「大雅」、「小雅」作「大夏」、「小夏」;《墨子》引「大雅」也作「大夏」。尤其《荀子·榮辱篇》「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儒效篇》作「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

雅言音係為上古音系,一字一音,發音優美柔順。夏朝建都在洛陽,然後殷代建都也在洛陽周邊,所以歷代雅言標準音就在洛陽一帶流傳,古洛陽話受這樣雅言影響,引入了越來越多的雅言成分,所以現在人們還能從洛陽話中略微體會雅言的韻味。

這種雅言從王朝的中心向四周推廣,逐步成為古代的普通話,或者說是雅音。周代亦繼承了商殷的雅言。孔子在魯國講學,他的三千弟子來自四面八方,孔子亦用雅言來講學。《論語·述而第七》中說:「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

周以後,歷代正統漢族王朝,都不遺餘力的推廣雅言。雅言在唐宋時期,發展到了最高峰,唐詩宋詞作品大量湧現,各周邊國家皆爭相學習中原雅言。但是各朝隨著國都的遷移,雅言也受各地方言影響有所修正。

隨著朝代的更替,很多前朝遺民會離開中原,遷往現在的浙江、福建、廣東、廣西,乃至雲南、貴州一帶。這些前朝遺民如果集聚在一些偏僻、封閉的地區居住,往往數千年後,還保持著當時語言發音。所以可以推測,在雲貴一帶的某些偏僻山區,可能還有人們在使用夏商、乃至更加遠古的語言、語音。

唐宋之時,漢語語音發展到了最高峰,發展完善了八音體系。八音取法於《易經》八卦。八音分陰陽,而陰陽再分「平上去入」四聲。就是」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八音聽感大致如下: 「平聲平道莫低昂」即聲音響亮而舒長;「上聲高呼猛烈強」指上揚而重濁;「去聲分明哀遠道」是指聲音輕尖而尾長;「入聲短促急收藏」指聲音極輕,並迅速收起。

唐宋之後,久居苦寒之地的蒙古人攜帶著較原始的語音系統入主中原,衣冠南渡,五胡染華,中原一帶的漢語讀音發生了很大變化,由八音退回到四聲。元代後期以元大都(今北京)漢語語音為標準音,稱為「天下通語」。這種讀音演變為明清兩朝的官話,以至後來民國的國語和四九年後中國大陸的普通話。

八音以及現在的四聲是漢語的主要特徵,漢語的這種聲調特徵在全世界各種語言中很特殊。雖然韓國、日本的語言也都有漢語的辭彙,但都沒有漢語的聲調。實際上除了漢語之外,當今世界上流行的英、法、日等主要語言讀音都只有輕重之分。按照中國的陰陽論來說,就是只分出了陰陽,尚未發展到四象和八卦。

八音在現今的普通話中雖然沒有留存,但是完整保存在了粵語等中國東南部的方言中。因為粵語的音調豐富,所以少有普通話中的同音字現象,在很多情況下,表達同樣的意思,用語更為簡短。用粵語朗誦古詩詞時,更能體現原本音韻。

直到近代之前,中國古代的讀書人對古文都是吟讀的。這種吟讀與唱更類似,絕不是現在讀文章時的一個字一個字蹦豆讀。如以粵語等方言吟唱古詩文,更是古意盎然,抑揚頓挫間意蘊回味無窮。

中國的中醫中,有一種治療方法叫「梵音震蕩」,對於一些病症,可以手掐特定的穴位,口念特定的聲音,就可以起到治病的作用。這裡舉一個例子:對於肝火旺、肝不好的人,用拇指在無名指指根處反覆壓按,可以找到一根筋,按住,配合呼吸,反覆口念「哥——、喝——」,適當拖長,就可以起到養肝、泄肝火的作用。

中國古籍中,有很多音樂治病的記載。《樂記》談到「樂行而倫清,耳聰目明,血氣平和」。《黃帝內經》則明確提出了「五音療疾」的理論,並對人的體質按照音調所屬歸類為「陰陽二十五人」。《左傳》中更說,音樂像藥物一樣有味道,可以使人百病不生,健康長壽。元代名醫朱震亨則明確指出:「樂者,亦為葯也」。

還有很多典籍中都提到,當人們口念一定的字音的時候,可以對身體內臟起到震蕩、刺激的作用,並且特定聲音可以調理身體,去除病邪。倉頡造字的時候,就已經給人留下了這種啟示。漢字中,音樂的「樂」字(正體字),上頭加上草藥的「艹」頭,就變成「藥」字(正體字),正說明「樂」、「藥」同源。

一定的聲音不僅可以震蕩五臟六腑,古時還可溝通天地。據古史記載,倉頡生在人神共存的時代,天界神明常行走於世間,人也可溝通天界。傳說中倉頡生有「雙瞳四目」,一雙目觀天,另一雙目觀地,借鑒了天界的文字、讀音,創造了人間的文字。因此以這種文字作文朗誦,可溝通天地。故《淮南子·本經》中記載:「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倉頡創造的文字有這種通神、驅鬼的作用,因此在創造出來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對掌握這種文字的人有很高的要求,要求都是道德高尚,無私仁愛,敬畏神明的人。

傳說倉頡造出的每一個漢字都對應天上的一位神明,寫、讀這個漢字,就是在呼喚這個神明,如果把這個漢字用在不當的地方,隨便亂說、亂用,就是在褻瀆這個神明。在過去的讀書人中,刻寫的竹簡書冊都是傳世之寶,寫過字的紙片都不能亂丟,需要焚燒拜謝神明。即用過這個神明的字後再把他還給神明,並致謝意。

到了顓頊時代,懂得這些文字的人變多,讀音開始改變,同時世間人心不古,就有了顓頊帝派遣天神重和黎把天和地之間的通道截斷,從而「絕天地通」,讀誦這些文字也就難以溝通天界。但是歷朝歷代,還是有極少部分的人掌握這種文字的原始讀音,具有溝通神明的能力,因此這些人就成為了後世稱之為祭司的人。他們掌握的這種可以溝通神明的文字讀音被後世稱之為咒語。

到了春秋戰國時代,大道廢,禮樂崩。因此,孔夫子有教無類,把這些文字廣為傳播。這種文字就基本變成了人世間記載信息、溝通交流的工具。

但是即使如此,過去書生,都先要沐浴更衣,靜心調息,端坐恭敬的讀書。久讀聖賢之書,就會心智通達,從而能夠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中國古詩文是吟讀的,是唱出來的。當人們用古音韻吟讀經典的時候,不僅是揣摩文中含義,還直接有祛除病邪,強身健體的作用。

2.3.2 漢字讀音的標註

一般認為,語言是先有了語音,然後才有文字。這對於所有的表音文字來說,應當是毫無疑義的,但是對於漢字,可能並非如此。如果文言文和漢字來自於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或神界,那麼漢字的音、形、意可能就是整體傳授給人的。

在中國古代,較常用的漢字注音方法有譬況法、讀若(如)法、直音法、反切法。譬況法是用發音方式描述漢字的發音情況,如以口勢譬況、以舌位譬況、以送氣急緩和聲調長短譬況等。《淮南子·修務訓》:「胡人有知利者,而人謂之駤。」高誘註:「駤讀似質,緩氣言之者,在舌頭乃得。」

讀若法用同音或音近字來注音。如《說文解字》:「唉,應也。從口矣聲,讀若埃。」「鼾,卧息也,干聲,讀若汗。」讀若也有寫成「讀如」、「讀為」、「讀曰」、「聲同」、「聲近」等。直音法是用一個讀音完全相同的漢字注音。如《漢書·高帝紀》「單父人呂公善沛令」,其注「單,音善;父,音甫。」

反切法是用前一個字的聲母和後一個字的韻母拼出一個新的讀音來。反切法最初叫「反」,比如,東漢學者服虔在為《漢書》作注時寫道「惴,音章瑞反」。到唐代宗時期,因忌諱「反」字,將其改為「翻」字,再後來「翻」字改為「切」字。《本草綱目》卷二十五寫道「糗,去九切」。

在存世的典籍中,譬況法、讀若(如)法、直音法出現的較早。明楊慎 《丹鉛雜錄·古人多譬況》:「 秦漢以前,書籍之文,言多譬況,當求於意外。」至隋朝的音韻學家陸法言發現漢字發音可分為兩部分,並且四聲主要區別在韻母上,所以發明了「反切法」。

到了近代,章太炎模仿日語假名文字,以「簡化偏旁」的辦法,利用漢字小篆的結構,用最基本的漢字作基準發音,如「丂、日」等字作為字母,創造一套記音字母,稱之為「紐文」、「韻文」。以此為藍本,1912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召開臨時教育會議,通過「採用注音字母案」。

1958年,中國大陸公布了漢語拼音方案。這個漢語拼音方案不僅用於標註漢字的讀音,現在也是國際漢語普通話拉丁轉寫標準,中國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獻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範。

2.3.3 漢語拼音、注音對漢語讀音的影響

有關漢字音義之間的關係有很多種說法,如:音同義同,音同意通,音同義通律,同音同義,同源同音等。不管說法有什麼不同,這些說法都有一個同樣的意思:漢字的音義之間是有關聯的。

王力先生的《同源字論》中,對什麼同源字的定義是:凡音義皆近,音近義同,或義近音同的字,叫做同源字。用聲音相同或相近的字來解釋詞義的方法稱為聲訓。漢代《爾雅》、《方言》、《說文解字》等著作中聲訓用得也很多,到漢未年劉熙的《釋名》全書都用聲訓。

同源、同義或語義相關的漢字使用相同或相近的讀音,並且使用讀若和直音法標註這些字的讀音。因此在學習這些字的時候,自然就了解了這些字的的相關性,可以將這應當是創造漢字時,為後人方便學習漢字留下的捷徑。

這種方式建立了一種相對的讀音體系。不同地區的人們發音往往會有不同的特徵,如隨著緯度的升高,人們的發音逐步向口腔後部轉移。並且隨著時間,人們的發音往往也會有變化。這時如果保持同源的字有同樣或近似的讀音,即使這些讀音隨著時間地域有變化,但是音義之間的關係沒有變,所以並不影響人們的理解和學習。這也保證了在漫長的中華文明發展歷史中,漢字音義之間的關係能夠一直保留下來。

使用反切法對漢字讀音的標註在更加註重讀音本身規律的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割裂了漢字音義之間的關係。而到了近代的注音和拼音,由精通音律、但又完全不懂漢語的西方傳教士們,使用拼音文字的讀音規則對漢字讀音進行標註,則完全切斷了漢字音義之間的關係。

相對於大家都熟知的簡化字對漢字規則的破壞來講,這種使用讀音符號來標註漢字讀音的方式,對漢語內在結構的破壞至少是同樣嚴重的。這是一種絕對化的讀音體系,沒有考慮不同地域、人種發音特徵的不同,對人們的讀音和情感表達有一定的束縛,但是在現代音訓傳媒的條件下,確實也方便了人們的溝通和交流。

2.3.5 古代漢語的音韻學

音韻學也稱聲韻學,在中國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它是研究古代漢語各個歷史時期聲、韻、調系統及其發展規律的一門傳統學問,是古代漢語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在研究方法上,傳統音韻學主要使用陰陽五行、日月天地等,表述聲韻的內在規律,現在往往讓人無法理解,實際上這確實表達了漢語語音的內在規律。

古代漢語的音韻學與表音文字的語音學對文字讀音的不同理解,源自於對語音最基本的理解走了不同的道路。

維基百科中對音位或音素、音節有如下解釋:

音位(英語:Phoneme),又譯音素,是人類語言中能夠區別意義的最小聲音單位,是音位學分析的基礎概念。一個字或詞可由一至數個音節組成,一個音節可由一至數個「音段」(母音、輔音等)組成。音位與音段很類似,然而音位的基本定義是要能區分語義,如果兩個聲音所代表是同一個辭彙、同樣的意義,則異音可被視為同一個音位;反過來說,一個詞的任何一個音位若被換成別的,那麼它就不再是原來的那個詞,意義也會隨之改變。有意義的詞都可由音位組成,然而代換其中任何音位卻不能保證產生有意義的詞,也有可能變成無意義的一串音。每個語言都有自己的一組音位,這也就是這個語言的語音系統,音位可用來研究某個特定語言中如何將音組合成詞。音位有時被譯為「音素」,然而音素一詞在中文裡的用法較為混亂,不一定都是指音位。

音節(英語:syllable)是構成語音序列的單位,也是語音中最自然的語音結構單位。例如:英語單詞「water」(/ˈwôtər/)就是由「wa」(/wô/)和「ter」(/tər/)兩個音節構成的。一個音節通常都包含一個音節核(syllable nucleus,通常由母音充當),此外還可能有音節起首和結尾的界音(margin,通常由輔音充當)。音節通常被認為是詞語在音系學層面上的「建築材料」,它會對所屬語言的節奏、韻律、詩律以及語言的輕重音模式產生影響。

這種把文字讀音分為音位(音素)和音節的方法,與整個西方思維體系相一致,原理上屬於還原論。這些音位是獨立存在的,語音學需要研究如何組合成音節,音節如何組合成單詞的讀音,單詞的讀音如何組合成句子的讀音等。

關鍵點是這些音位、音節是一種靜態描述。如英語和法語等語言中,有母音和輔音的概念。母音可以理解為口型、舌位、吐氣等不變的時候發出的聲音,輔音是這些因素變化時發出的聲音。也就是將靜態稱之為「元」音,將動態稱之為「輔」音。

在漢語中,把漢字的音節分為聲、韻兩部分,現在的漢語拼音中的聲母、韻母就對應這兩部份。聲部就是一個音節開始時發出的聲音,韻部就是這個聲音延長的方式,給這個聲音的韻味。因此這種對聲音的理解是基於動態的,基點是把分辨不同發音的連接方式,以這些連接方式為基本的語音單元。

因為認為漢字音節的韻部是聲部發聲的延長,因此就有了高低起伏的不同延長方式,就形成了聲調,如現在普通話的四聲和粵語的八聲。以母音、輔音來分割音節時,母音為主,是不變的,因此就不會有聲調的變化。

與易經中的太極一分為二得兩儀,兩儀二分為四得四象,四象四分為八得八卦,八卦相疊得八八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六十四乘六得三百八十四爻相一致,漢字基本上是一字一音節,如現在普通話的所有讀音分為四百個左右的音節,每個音節有四個聲調,構成一千多個讀音,加上同音字,表示了所有漢字的讀音。

按照中國古代整體分割的思維方式,早期只是把讀音分解到音節為止,因此形成的是直音、讀若法。後來又把讀音進一步分割,分出了聲、韻兩部分,形成了反切法來標註漢字的讀音。這個過程表面上看起來再進一步,就是對音位的理解和拼音的形成,但是如果這麼考慮的時候,實際上已經丟掉了漢字讀音的一個最終的特徵。

無論是羅馬拼音、注音符號等近代產生的漢字拼音方案,就是基於這種表音文字對語音的理解。這種方式便於西方人記憶漢字的讀音,但是卻破壞了漢字本身讀音體系。

漢語的讀音按照一分為二這樣的規則分解下去的時候,不同部分之間還有一個相生的關係,也就是說漢字讀音的音節間,不是獨立存在的,而是有特定的關聯。這樣的話,可以不用考慮一些音節之間的無效連結,或者說,對於一些音位或音素之間的連接,存在特定的相生關係,有特定的連接,這種關聯和相生關係是漢語語音研究的基本對象。

反觀表音文字的音位或音素以及音節的連接,因為音位之間是是獨立存在的,並沒有內在聯繫,因此如何連接這些音位,就需要各種規則,以及對這些規則進行研究,這也就是語音學(Phonetics)和音位學(英語:Phonology 或 Phonemics,又稱音系學、音韻論、音素學或音韻學)的內容。

中國古代對漢語讀音的研究成果主要體現在三十六字母中,這是宋朝韻圖用來代表中古漢語聲類的字母系統。三十六字母的發明人為誰,王應麟在《玉海》中認為是守溫所造。二十世紀初敦煌發現了兩份載錄唐代字母的文獻,一為《歸三十字母例》,一為守溫韻學殘卷。兩份材料中都記載了內容大體相同的「三十字母」,說明唐代只有三十字母,宋人的三十六字母是在此基礎上遷就當時語音特點的增益版。

後世更正的守溫三十字母如下表。唇音幫滂並明 舌音端透定泥來是舌頭音知徹澄是舌上音牙音見溪群疑等字是也齒音精清從心邪是齒頭音審穿禪照日是正齒音喉音曉影是喉中音清匣喻亦是喉中音濁

按照《韻鏡》,三十六字母系統如下(擬音依照王力《漢語語音史》:

音韻學術語清濁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全濁
五音方法塞音塞擦音塞音塞擦音塞音塞擦音鼻音近音邊音擦音
部位有噝無噝有噝無噝
唇音重唇音雙唇幫[p]滂[pʰ]並[b]明[m]
輕唇音唇齒非[p̪]敷[p̪ʰ]奉[b̪]微[ɱ]
舌音舌頭音齒齦端[t]透[tʰ]定[d]泥[n]
舌上音齦顎知[ȶ]徹[ȶʰ]澄[ȡ]娘[ȵ]
齒音齒頭音齒齦精[ts]清[tsʰ]從[dz] 心[s]邪[z]
正齒音齦顎照[ʨ]穿[ʨʰ]床[ʥ] 審[ɕ]禪[ʑ]
牙音軟顎見[k]溪[kʰ]群[g]疑[ŋ]
喉音聲門影[ʔ]   
硬顎 喻[j]
軟顎   曉[x]匣[ɣ]
半舌音齒齦   來[l]
半齒音硬顎   日[ɲ]

兩相對比可見,三十六字母比三十字母多出「非、敷、奉、微、床、娘」六母。

這三十六字母可根據聲母的清濁分派入陰平、陽平兩個調類,即漢語音韻學和漢語方言學中的平分陰陽。中古的平聲調類字,歸陰平的聲母:幫、滂、非、敷、端、透、知、徹、精、清、心、照、穿、審、見、溪、影、曉。歸陽平的聲母:並、明、奉、微、定、泥、澄、娘、從、邪、床、禪、群、疑、喻、匣、來、日。

清、濁再分為全清、次清、全濁、次濁四象。這清濁四象與唇、舌、齒、牙、喉五行之五音相配,得到三十六字母。表示循環嵌套的四象與表示循環羅列的五行相配,就可以表示萬物的規律,從而可對應表示這些規律的音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