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汉语天地 “年号”藏着什么?

“年号”藏着什么?

128

2019年,日本的年号从“平成”改元“令和”的新闻引起了许多人的热议,很多中国人也重新探讨起了年号这个沉寂已久的话题。众所周知,年号纪年法是汉武帝创立的,两千年来一直是中国的各个朝代的纪年方式,但为何年号文化最终仍在中国消失了?年号的发展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呢?年号制度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呢?
本幅图写司马相如为汉武帝所作《上林赋》内容,赋文以华美词句描写富丽的皇家园囿“上林苑”与天子射猎的壮阔场面,呈现汉帝国无可比拟的气魄和声威。
本幅图写司马相如为汉武帝所作《上林赋》内容,提及天子赴皇家园囿“上林苑”射猎的壮阔场面,展现汉帝国声威。(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年号的奠定

据《史记》记载,官员建议汉武帝用祥瑞的天象和征兆作为帝王的年号。“有司言元宜以天瑞命,不宜以一二数。一元曰建元,二元以长星曰元光,三元以郊得一角兽曰元狩云。”汉武帝便纳了这种建议,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年号命名为建元,预示着中国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

自汉武帝登基以来,大力施行新政,推崇儒术治国,这一举动触怒了当时信奉黄老之学的窦太皇太后。无奈武帝只得搁置改革措施。直到建元五年(公元前136年),窦太皇太后突然去世。

公元前134年,天上出现了一颗彗星。古代占星术发达,能根据星的运行、分野和气象的征兆等等来预测人事。

“彗,所以除旧布新也。” (《左传》)古人认为,彗星的出现是除旧布新的征兆,属于重大的天象变化。因其在天空中留下的长长的彗尾,故民间也把彗星称为“扫帚星”。

彗星的出现预示着汉武帝革除旧政,推行新政的举措。窦太皇太后死后,汉武帝下诏恢复博士官,召回之前被罢黜的儒生,大汉朝至此改弦更张,变守成为尚功,并即将成长为雄居东方的强大帝国。为顺应这种除旧布新的天象,故称年号为元光。

公元前122年,“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获白麟,作《白麟之歌》。”(《汉书》)汉武帝郊祭的时候捕获了一只麒麟,创作《白麟之歌》,称年号为元狩。麒麟是一种仁兽,麋身,牛尾,马足,五色,圜蹄,一角,古人认为王者德至鸟兽则麒麟出,是一种非常吉祥的征兆。

公元前113年,汉朝又出现了一件奇事。百姓在祭祀时,看到地面隆起呈钩子的形状,挖开一看,竟然是一只不同寻常的大鼎。

鼎是皇权的象征,国之重器。伏羲造鼎表示一统。黄帝铸鼎三只,象征天地人三才。大禹铸九鼎以祭祀天地神明,当时九鼎铸成之后,一些山林川泽中鬼魅因此不敢现身了。“昔禹收九牧之金,铸鼎荆山之下,入山林川泽,螭魅蝄蜽,莫能逢之,以协承天休。”(《说文》)

宝鼎的出现乃是上天显示的符瑞,这直接影响汉武帝决定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当时有大臣向汉武帝建言:“宝鼎出而与神通,封禅。”用宝鼎祭祀可以沟通天地神明,而封禅则是最为盛大的祭祀活动。

现在认为,封禅是皇帝将自己的功绩告知上天的举动,表明自己秉承天命的一种方式,以此来祈求神的保佑。而人们往往忽略了其中也有武帝效仿黄帝当年鼎铸修炼,封禅泰山,怀求仙修炼之大愿。

当年黄帝带领群臣一边作战一边修炼,他开采首山的铜矿而铸宝鼎,鼎铸成后,有一条龙从天而降,带领群臣和嫔妃七十余人飞升而去。而未修成的臣子们,拽着龙须也想一同上天,可最后都被甩了下来。没修成的人抱着黄帝的弓嚎啕大哭,后人便把那张弓称为“乌号”,把黄帝飞升处称为鼎湖。这是一次非常壮观的神迹展现,其事迹也以武帝与大臣对话的形式被记录在了《史记》中。

汉武帝在听完黄帝飞升的事迹后说道:“嗟乎!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躧耳。”对比修炼,汉武帝将亲情视为可以随时脱掉的鞋子,足以证明他的悟性很高,根基非凡。

汉武帝因宝鼎的出现而改年号为元鼎。而后又效仿黄帝封禅泰山,改年号为元封。公元前104年,汉武帝为了颁布新历法举办了盛大的典礼,此历法以正月为岁首,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取代了秦汉以来的《颛顼历》,并把那一年定为太初元年,新历法也因此得名《太初历》。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通过年号这种形式,被印刻在了中华传统文化之中永远流传了下来。

古代许多帝王尊崇老子,将无为而治视为为政的最高标准。
古代许多帝王尊崇老子,将无为而治视为为政的最高标准。(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年号的发展演变

为了奠定年号文化,神进行了系统有序的安排。故而从年号的创立之初,就显示出了皇权就与天地神明之间的联系,古人谓之君权神授。而历代的君王为了上顺天道、下和万民,在更改年号的过程中,经常使用诸如天、干、永、建、神、龙、凤、大、太、元、延、正、光、景、开、嘉等有纪念、宏大、神圣、开创、祈福之寓意的美好中正之词汇。

当然,在为年号命名时,有许多直接出自《道德经》、《周易》等一些道家经典,其中“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 (《道德经》)只短短两句话,就衍生出了如“明道”、“上德”、“广德”、“建德”这四个年号。

古代许多帝王尊崇老子,将无为而治视为为政的最高标准。皇帝虽贵为天子,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更像是神选定的“修炼者”,每当修炼有成,如能平乱、安民、勤修德政、整饬吏治,上天就会显示以祥瑞。如皇帝怠慢“修炼”,导致政治昏聩、内忧外患等一系列问题,上天则会以异象警示,如皇帝不知悔改,上天就会降下灾难。

因此,许多帝王会因天下出现的祥瑞之事而改元。如汉宣帝时期,“二年春二月,诏曰:‘乃者正月乙丑,凤皇、甘露降集京师,群鸟从以万数。朕之不德,屡获天福,祗事不怠,其赦天下。’”(《汉书》)汉宣帝因出现凤凰翔集,天降甘露与皇宫之内种种祥瑞而改元“甘露”。

唐高宗之时,(公元664年)“去年绛州麟见,又含元殿前麟趾见,于是改元。”(《资治通监》)因出现麒麟而改元麟德。

祥瑞是上天的鼓励,意在期待帝王做的更好,可有的皇帝却沉迷祥瑞。这不可避免的让许多小人有了可乘之机,编造各种祥瑞来博取皇帝信任。如不能明辨,危害甚大。真正的圣明的帝王,是不会为祥瑞而动心,如唐太宗深知帝王沉迷祥瑞的害处,曾对大臣说“朕此见众议以祥瑞为美事,频有表贺庆。如朕本心,但使天下太平,家给人足,虽无祥瑞,亦可比德于尧、舜。若百姓不足,夷狄内侵,纵有芝草遍街衢,凤凰巢苑囿,亦何异于桀、纣?尝闻石勒时,有郡吏燃连理木,煮白雉肉吃,岂得称为明主耶?又隋文帝深爱祥瑞,遣秘书监王劭着衣冠,在朝堂对考使焚香,读《皇隋感瑞经》。旧尝见传说此事,实以为可笑。夫为人君,当须至公理天下,以得万姓之欢心。若尧、舜在上,百姓敬之如天地,爱之如父母,动作兴事,人皆乐之,发号施令,人皆悦之,此是大祥瑞也。自此后诸州所有祥瑞,并不用申奏。”

这事表现在唐太宗的年号“贞观”二字中。贞观取自《周易·系辞传下》:“天地之道,贞观者也。”太宗朝以贞观为年号并沿用一生,为后世展现了何为正道治国之典范。贞观虽二短字,在中国人心目中却有着极重的分量。

蒙古族入主中原后,建立了举世无双的强大帝国,公元1264年,元世祖忽必烈改年号为至元并使用长达31年,至元二字同样出自于《周易》,乃至哉坤元之义。

到了明清时期,因考虑到频换更变年号而产生的不便,皇帝们除了登基时改元外,不再改换年号。因此,后世便用年号称呼起了皇帝,如“永乐大帝”、“嘉靖皇帝”、“康熙”、“雍正”、“乾隆”等。

唐太宗深知帝王沉迷祥瑞的害处,故对大臣明说,并以贞观为年号并沿用一生,为后世展现正道治国之典范。
唐太宗深知帝王沉迷祥瑞的害处,故对大臣明说,并以贞观为年号并沿用一生,为后世展现正道治国之典范。(图片来源:手绘插画Winnie Wang/看中国)

因灾异而改元的启示

当然,与现代人不同,古人对灾难的产生和消弭有一套自己的认识。当天下发生较大的天灾时,有的帝王便会选择改元以禳灾。

汉宣帝时,公元前69年,“夏四月壬寅,郡国四十九地震,或山崩水出。”(《汉书》)当时发生了一起非常大的地震,连先祖的宗庙都毁坏了。

汉宣帝下诏说:“盖灾异者,天地之戒也。朕承洪业,奉宗庙,托于士民之上,未能和群生。乃者地震北海、琅邪,坏祖宗庙,朕甚惧焉。丞相、御史其与列侯、中二千石博问经学之士,有以应变,辅朕之不逮,毋有所讳。令三辅、太常、内郡国举贤良方正各一人。律令有可蠲除以安百姓,条奏。被地震坏败甚者,勿收租赋。”(《汉书》)

汉宣帝认为,灾异是天地的警示,因不能“和群生”而致使天怒。于是改穿素服反省自己的过失,五日不上正殿。然后大赦天下,改元地节。

顺带一提,与帝王改元相似,许多人在经历了一些变故或人生不顺遂时会改名,目的是为了改变运势。实际上,想要改变运势除了敬天信神、修德做好事外,用其他方式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即便一时可行,那也只是把磨难推迟到了后半生或以后去了。只有真正洗心革面、重新做好,那才是正途,改名只是一种表面形式,意在告诉上天自己要与错误的过去决裂,能起点作用,但非关键。许多不明就里的人,错把改名当成趋吉避祸的唯一方式。

比较典型的例子还有宋仁宗。公元1034年,他因连年大旱改元“景佑”。庆历九年(公元1049年),又因大旱改元“皇佑”。后又因日蚀而改元“至和”。无不是这种思想的反映。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的道德逐渐下滑,人与神的距离越来越远,神迹和祥瑞也越来越不展现在世人面前,特别是自中共篡权以来,大肆宣扬无神论,咒天骂地,强行割裂人与神之间的联系。在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斩草除根式的灭绝的同时,传承千年的年号制度也被一同拔除。民众在在斗争哲学与谎言中生存,丧失了分别善与恶、真与假、美与丑的能力。在对待天灾异象时,中共有着一整套丧事喜办的流程和所谓的“科学”解释,与历代统治者反求诸己的思想观念截然相反。于是,当天灾异象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极端,人们却把它笼统归结为自然现象,不再探讨天与地、神与人之间的关系。

种种灾厄,其实正如董仲舒所言:“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而当我们偶然读到“康乾盛世”、“贞观之治”时,潜藏在一本如浓缩的历史书的年号中的巨大信息量,会以极快速度被唤醒,似乎历史的沧桑变幻、兴衰荣辱早已融进了我们的血液。熠熠生辉的年号文化,将古人的智慧进行了高度凝练的总结,并试图告诉我们,敬天信神、顺天而行方是我们保全自己、延续文明的唯一正途。

(此文取自:平心〈年号:神传文明的宝藏〉一文。此文经过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