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奇文:甲骨文字是我国最...

汉字奇文: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1824
SHARE

(转自宫玉海博客)我国3100——4000年前的殷商甲骨文,在世界上可以算是比较早的文字了。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比它还要早的文字已多有发现;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仍有些人还认为甲骨文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呢?
首先,他们不承认中–国古史为信史,常以“神话传说”时代概括之。在他们看来,一些历史古籍的记载并不可信,甚至连黄–帝这位伟大先人,也是“虚构和编造”出来的。在这样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甲骨文以前文字也不会存在。

其次,他们对于新的考古发现中的一些文字符号、象形文字不予认定。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不成熟的、不完整的,不成体系的,还算不上文字。

再次,他们往往只相信西方的历史观点,不以为[中—国]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有记载的历史也就从商代开始。特别是对于西方发现的象形文字和拼音文字,似乎和[中][国]古代的文字毫无关系。

上面三点又互为条件,形成了一种顽固的认知,给[中][国]的历史、考古研究造成了一定的阻力和误导。

一、古史中关于文字的记载

古人创造文字,首先是为了记事。而创造文字的人,常为史官。据古史记载:在6000年前,伏羲氏时,“朱襄(飞龙氏)、昊英(潜龙氏)常居左右”,这就是左史、右史。又说:“朱襄氏造书契”。是说这个氏族世代分工为“造书契”。契,古又读xie,就是写的古字。朱襄、昊英两氏随伏羲东来,“穷桑拜石”,即到东北;朱襄氏的后代诸龙就是诸比,被黄帝派往美洲;“察乎东方,命为东方土师”,是为朱比特、丘比特;帝命诸龙为苍龙,其子苍颉为左史,后称左彻(又读zhe辙)。桥山之黄帝陵就是他修筑的,乃是衣冠冢。

黄帝命苍颉造字,并非偶然,乃是飞龙氏家族之专业分工。苍颉“象鸟兽之迹而造文字”。“鸟兽之迹”,过去曾被认为是鸟兽的足迹,当然不准确。这个“迹”是形迹,“象鸟兽之迹”的文字就是象形字。当然,这种文字所象之形迹,不止于“鸟兽”之迹;依类象形,以形记音,合成记意等文字依次出现。

玛雅,古谓[圣][人],玛雅人为黄帝之直系子孙。玛雅文字纪录了黄帝的纪元;其文字为“云文”,正符合史书所记:“黄帝时为云文”;而且云氏家族(又称宇文、库莫奚)即黄帝之族。后说“少昊时为鸟文,颛顼时为蝌蚪文”等,这些文字不仅在历史中记载过,在现实中都存在过。如“结绳记事”,就是蚕丝文字。过去有人认为“结绳”就是用一些绳子,结上一个又一个疙瘩来记事,当然十分拙劣可笑;但可笑的并不是古人。现在我们还可以见到,一些民族的文字仍保持着蚕丝般的卷曲形象。“刻契”,就是在石头上、木板上、龟甲上刻字以记事、记史。这也是龟甲、兽骨文字的起源。

顺便提一下,唐朝时,李白醉草和番书,番bo,即亳。当时渤海国用亳文上书朝廷,无人能识。李白认识亳文,所以就用亳文写了回信。亳文,就是东北古代的森林文字,类似古彝文和东巴文字。

二、考古发现中的古文字

近现代以来,人们在谈论文字时,常提到古埃及、古巴比伦象形文字;而羊皮文书中又有蝌蚪形文字。但是,如果从历史渊源来看,古埃及、古巴比伦又和古代[中]][国[[一脉相承,象形文字不过是这种关系的一个连结点。古埃及法老,要由中[央][皇]帝任命;而巴比伦,乃是帝颛顼之子伯服;伯服古又读巴比。这些在《山海经》中都有明确记载。

而在[中][国]许多地方,却发现了许多古文字遗迹。如,半坡村的原始文字可上朔到7500年前;大地湾文化遗址的原始文字也在7、8千年以上。在[中][国]东北地区,已发现“森林文字”,就是象形字,也可与苍颉的象形字相比拟。这种文字在夏代仍然使用;吉林省集安的大禹山上有禹母石,上面就刻着象形文字:“九阳之母”。“母”字头上有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形,和“森林文字”中的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字同类;“九阳”为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周边20个圆点,中间十字为9个圆点,形为太阳,意为“九阳”。森林文字中的“雨”字为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正是甲骨文中甲骨文字是我国最早的文字吗? – 渔樵话友 – 宫玉海的博客字之古象形字。史说大禹治水时,在许多地方留下“摩崖”文字,都是象形字与甲骨文间的过渡性文字。在三峡悬崖上的悬棺旁边,都留有死者的姓名,字是用红色写下的,至今仍有残存。在吉林市西南之阿什哈达,松花江东岸,有龟形山(现有“联化”在山上修了一个大烟囱),龟头正在江边,上有摩崖文字。江之西岸则有长蛇山(山头有纪晓岚之祠堂);正是龟蛇锁江之象征。既证明了大禹治水之史实,也证明了夏初仍在使用古文字的可信性。

三、东西方文字的同源性

现代的西方史学家曾证明,古代罗马帝国的兴衰和古代的[中][央][帝][国]息息相关。这不是虚妄之谈。不仅罗马,而且古希腊也是如此。根据《山海经》等古籍记载,古罗马为黄帝在西方之妻子所生的曾孙;而古希腊被称为“大夏”,正是夏王朝创始人大禹之父鲧的封国,为西王国。他们都曾使用象形文字。

古埃及的胡夫金字塔,为颛顼之孙黎武夫所建;在这座金字塔的入口处,刻有“OB”字样,正是“武夫”的拼音,证明当时在西方同时还存在拼音文字,和语言上的共用。英国的利物浦,就是“黎武夫”的记音;他的儿子嘘,在英格兰西部小平原上修筑了“吴女叵天门”巨石阵,是“居极西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的天文设施。西部窗口在日落、月落时出现奇异光景,正是观测“日月所入”。至今人们还在说这里的巨石阵是“不解之谜”,原因主要是他们根本不相信古代的中国人能有如此高超的天文学知识和建筑本领。而西方所编造的“神话”又使他们更加困惑。

黎武夫是帝颛顼的孙子、老童的儿子。“颛顼为历宗“,其子孙也继承祖业,世代观天制历。在吉林省集安,有“罗通山”,罗通即老童;还有老秃顶子,就是老童顶子;在通化县铁厂镇的老童顶子高1516米,上面有规模宏大的天文设施,包括“一线天”六、七个,石砌平台数个、观日石室窗口一个等。这就难怪其子黎武夫修筑大金字塔,其孙嘘能修造宏大的巨石天门阵了。这里的石室窗口,则是观测“日月所出”。

自古以来,世界本为浑然一体,中央管辖四方。《圣经》中的《创世纪》记述了一位英雄宁禄,他从“伊甸园”出来,开拓了东方,又开辟了西方;所以在濮阳的墓中,在他尸骨两旁,左青龙,右白虎;脚下有象形文字,用贝壳组成的“贝”和用骨头组成的“二”: ,就是贝宁。他和中国东部的贝丘文化密切相关;他又在中国西部建了几个新的国;在西欧、北非也开辟了地方;古城庞贝和北非的贝宁、喀麦隆都和他的氏族有关。而埃文人、埃温人、暧珲人、爱尔兰人,又和中国的安徽、合肥有关,这些绝不是一种偶然。濮阳古墓已有6500年以上的历史,这和《创世纪》所记的年代颇为吻合。

请注意,现已证明:在古代的[东][北](可能在世界各地也会如此),曾经“三大语系”混用,这是否意味着曾经有三种或多种不同文字并存过呢?时间和智慧将证明一切!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