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坐怀不乱”与柳下惠

成语“坐怀不乱”与柳下惠

544
SHARE

中文中的成语包含了深邃的文化内涵,成语故事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述了历史,讲清了道理。

在讲中文的人中,“坐怀不乱”几乎是一个人人皆知的成语。它讲述了春秋时鲁国的柳下惠将受冻的女子裹于怀中,没有发生非礼行为。形容道德高尚之人,能够发自内心尊礼守法的风范。这个成语也使柳下惠留名千古。

“坐怀不乱”的说法出自《诗经·小雅·巷伯》毛亨传。毛亨注释《巷伯》这首诗时讲了一个故事:鲁国有一个独处一室的男子,邻居是一位独处一室的寡妇。一天夜里暴风雨大作,寡妇的房子被摧毁,妇人来到男子这里请求庇护。男子不让妇人进门。妇人从窗户里对他说:“你为何不让我进来呢?”男子说:“我听说男女不到十六岁不能同居。现在我还年轻,你也一样,所以不能让你进来。”妇人说:“你为何不像柳下惠那样,能够用身体温暖来不及入门避寒的女子,而别人也不认为他有非礼行为。”男子说:“柳下惠可以开门,我不能开门。所以我要以我的‘不开门’,来向柳下惠的‘开门’学习。”这个故事说明,最晚也在西汉初年的时候,就有了关于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传说,只是有些语焉不详。

其实,除了在遵守礼法方面外,柳下惠在历史上还有不少可圈可点的作为。柳下惠是春秋时期的鲁国人,姓展名禽。他是鲁孝公的儿子公子展的后裔。“柳下”是他的食邑,“惠”则是他的谥号,所以后人称他“柳下惠”。一次,齐国派人向鲁国索要传世宝鼎——岑鼎。岑鼎是鲁国的传世之宝,鲁国舍不得,却又怕得罪齐国,遂做一假鼎冒充。齐国人不知道这鼎是真是假,但他们相信以说真话闻名天下的柳下惠,就说:“我们不相信你们,只相信柳下惠。如果柳下惠说这个鼎是真的岑鼎,我们就接受。”于是,鲁国让柳下惠去说这假鼎是真岑鼎,结果遭到了柳下惠拒绝。柳下惠说:“信誉是我一生唯一的珍宝,我如果说假话,那就是自毁珍宝。以毁我的珍宝来保住鲁国的珍宝岑鼎,这样的事我干不了。”最后,鲁国只得将真岑鼎送往齐国。

坚持讲真话,绝对不说假话,这是多么美好的品格呀!可惜的是,柳下惠生不逢时,春秋时期是个礼崩乐坏的乱世,拥有说真话美德的人在现实中却屡屡吃亏。柳下惠出仕之际,鲁国的朝政把持在臧文仲之手。鲁僖公二十六年(前631年)夏,齐孝公出兵讨伐鲁国,臧文仲问柳下惠说怎样的外交辞令才能让齐国退兵。柳下惠实话实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大国做好小国的榜样,小国好好侍奉大国,这样才能防止祸乱。现在鲁国作为小国却狂妄自大,触怒大国,无异自取其祸,怎么措辞都是没有用的呀。”这样的话当然让臧文仲很不高兴。领导不高兴,后果也很严重。柳下惠在鲁国做士师(一个掌管刑罚狱的官位),结果在臧文仲当政期间竟然连续三次被罢黜。

当时,柳下惠已经很有名了,各国诸侯都争着用高官厚禄聘请他,结果他都拒绝了。有人问其原因,他答:“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意思是说,自己坚持正直的做人原则,怎么能不被三次罢黜呢?如果我一直坚持这样的做人原则,到了哪里也逃不了被黜免的命运;如果放弃自己这样的做人原则,即便在鲁国我也可以得到高官厚禄,那又何必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呢?可见,柳下惠对春秋后期的乱世是有相当了解的——“道之不行已久矣”,到处都是礼崩乐坏的状况,待在哪个诸侯国都差不多。

对于柳下惠连续三次被罢免一事,一百多年后的孔子还替他鸣不平,说:“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意思是说,臧文仲明明知道柳下惠是贤人却不提拔他,实在是失职呀。

对于柳下惠,孟子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柳下惠不以奉侍坏的国君为耻,也不以官小而推辞;他做官不隐藏自己的才华,但一定按照自己的做人原则办事;他不被任用也不怨恨,遭受困厄也不自怨自艾;同乡巴佬相处,他也能高高兴兴的。他的理由是:“你是你,我是我,你纵然在我旁边赤身裸体,又怎么能染污我呢?”所以,受柳下惠美德影响的人,胸襟狭隘的人也能变得心胸宽大起来,刻薄的人也能厚道起来。因此,孟子称赞柳下惠是“圣之和者也。”意思是说,柳下惠是随和的圣人。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